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:::
崇德病房週年專刊
Print
    一年的省思

    一年的省思

     

    志工 陳惠臻

     

    自從加入榮總安寧病房的團隊,轉眼間服務已將近一年,最初是因為感懷榮總神經內科江冠華醫師(現已離職),還有心臟內科邱春旺醫師以及腸胃科的許秉毅醫師,對我住院外甥喝酒過量後遺症的全力救治,使他得以重新有一條光明坦途。,由於感恩,所以來參加此項有意義的志工工作,讓我有這個機會學習成長。在這裡,再一次感謝榮總所有醫師和護理人員當時一顆好心腸的救命之情,此後願能有所回饋報答!

    如果沒有在醫院來來去去深刻的感受,是無法了解生病的人及照顧者的切身之痛。記得未曾接觸醫院以前,總覺得非常害怕,認為醫院是處處充滿醫藥味以及生離死別,令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地方,除非不得已,否則那敢進醫院一步? 想不到外甥的一場病、還有我公公生病時陪伴他老人家進進出出醫院的經驗,能在此時幫助我勇敢踏入醫院,並且當上崇德病房的志工。其實在這之前曾經有過在太平間單獨待15分鐘左右的驚恐時光,想想看、在半夜凌晨,推著遺體走在通往太平間的走道,那腳步聲及病床推動的聲音,眼睛所及是蓋著白布的親人,那經歷是多麼叫人心驚膽顫,而先生為了商討祭拜事宜無法陪伴,自己一個人站在太平間,聽著冰櫃隆隆的聲響、唸佛機的唱誦和進入眼簾那一張張遺照,立足陌生空間腳底發麻,全身毛骨悚然,那是一種永生難忘的可怕記憶。但是所歷經的這些是讓我走入安寧病房的最初功課,原來很多事是一種無形的推力,那裡會知道後來竟因此成就了我從事安寧志工的工作。

    感謝楊院長能感念前鄭院長德齡之臨終遺願,建設了安寧病房。在籌備時,我們這一群志工有幸恭逢盛會,來同心協力完成此項神聖任務,並接受很多前輩經驗傳承與知識教導。記得其中一個督導告訴我們,她已經事先寫好她的遺囑,以免有朝一日,兒女慌的手忙腳亂無所適從,這實在有必要,看開這一點反而能從容接受。總之塵歸塵,土歸土,做為大自然的生機(肥料)或者灑入山林或大海也無不可,生死之事想通以後,又何必再夜長夢多難以捨棄!實際接觸安寧病房癌末患者後,才發現有的家庭,問題也不少,譬如有些兒女各自成家,大部份有老伴的都獨自承擔下照顧的工作。有位太太在先生開刀及接受醫療二年多的日子裡,都是盡心盡力把責任扛下,在病房內一天二十四小時晨昏不離、日夜陪伴。在堅挺的身子也不堪長期如此的操勞折磨,與她深談後才知有相當多的苦處無以抒發,而此時我們若能主動關懷聊聊,總能聽到家屬內心深處那種無奈痛苦的聲音。其實他們不是壓抑不願講,而是身心疲累無從講起,這現象是癌症患者本身所不願見到的,因為自己使得家人必須為他奔波忙碌,相信也帶給他相當的心裡壓力,對家人存有一種愧疚無力的心情,所以雙重的打擊是造成家庭紛爭微妙變化的起點。但是也有家屬無怨無悔,每個人來輪流替換照顧病患,那麼一來就會減少很多問題,感人肺腑場面又是另一番不同感受。

    以前稱長壽很難得,值得慶賀。然而在安寧病房,也有90歲老阿伯老阿嬤,在遲暮之年卻不幸遭癌病侵襲,細看已皺紋滿佈沒有了牙齒的瘦削臉頰垂垂老矣,還得輾轉病榻受苦,直到最後一刻的來臨,叫人如何忍心?最安慰的是,在崇德病房不管是醫護人員,志工夥伴都是真心誠意給予病患最良好品質的關懷,盡量滿足病患及家屬所需和要求,以同是一家人共患難的互助情懷來相處。最難過的莫非是在安寧病房碰上認識的同鄉,眼睜睜看著生命一點一滴無聲無息的消逝。可貴的是大部份的家屬肯定我們團隊對病患的真情真愛,在往生後會回院,以鮮花或攜帶水果分享大家表達謝意,或者以往生者名義捐獻醫療用品,嘉惠以後的病患,表現出良好的醫病關係。九月二十二日晚崇德病房和病患一起共渡佳節~中秋之夜活動,志工夢琪才藝雙全,在交誼廳佈置了她一手包辦的詩情畫意的場景,她自己並打扮成美麗的嫦娥和曾振炘醫師扮演的后羿,演出了一齣精彩劇情,夢琪還跳綵帶舞娛樂在場所有人。有一位家屬當場感動對我們安寧病房讚譽有佳,說道:「榮總安寧病房是他所到過醫院中,最溫馨親切的,有如回到自家的安適感覺」。他感謝醫護人員細心的照顧及志工們熱心的關懷,他的肯定也振奮了大夥。另一位和先生共扶持相知相惜的太太,在點蠟燭祈福時,想起和先生一路走來的辛酸,語詞哽咽,淚盈於眶,轉而祝福所有人都健康平安,場面無限唏噓!令人感動不已。

    如今十五期志工受訓完畢,十月份將加入另一批更有實力的工作夥伴,增強陣容,歡迎一起共同來推動臨終關懷的理念,在每一位病患和家屬身上得到讓自我進步的原動力,做更貼心的服務,最後謝謝來院全體志工的一致付出。

    ::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