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:::
疾病及手術介紹
Print
    鬱卒的快槍俠
    鬱卒的快槍俠

    泌尿科醫師 簡邦平

    有朝一日,您被稱為快槍俠,會是快樂的快槍俠,亦或是鬱卒的快槍俠?

    像性格巨星克林伊斯特在電影裡,總是拔槍比惡棍快,碰!碰!碰!惡棍一下子全死光,觀眾大呼過癮,他是快樂的快槍俠。

    如中華職棒兄弟象隊投手克力士在球賽裡,總是以最少球數撈到勝投,唰!唰!唰!三上三下,兄弟象迷欣喜若狂,他也是快樂的快槍俠。

    在現實的生活裡,先生在行房時,沒兩三下就棄械投降鳴金收兵,咻!咻!咻!太太意猶未盡,先生一蹶不振,心有餘而力不足,想要重整齊鼓,又談何容易?唉!這是鬱卒的快槍俠。

    「嫁雞隨雞,嫁狗隨狗」常被拿來安慰婦女要安於現況。天下動物之多,為何偏要舉雞、狗為例?原來在那檔事兒,雞先生很「沒檔頭」屬於快槍俠,狗先生則很「有檔頭」屬於耐磨型。投胎為狗夫人就是比雞夫人可以享受較久的漁水之歡。先生既為鬱卒的快槍俠,身為快槍俠夫人請勿怨天尤人。幸與不幸之間,豈不感慨造化弄人。

    「陽痿」與「早洩」常被連想在一塊兒而混為一潭,也同時被醫界一度誤為皆是心理作祟。在泌尿科醫師的抽絲剝繭下,最終發現實為兩種截然不同的疾病,各有其不同的生理病因,只是因發生比例甚高,容易同時發生。

    陽痿指的是男性陰莖無法達到滿意的硬度,造成性生活的不滿意,病因可歸類為心因性、血管性、或神經性等。早洩則是指在性行為未滿足前,男性即發生無法控制的射精,無關於陰莖的硬度如何。進一步研究發現,早洩患者其龜頭神經的激發閾值比正常人為低,因此容易一觸即發。故皆非無病呻吟,實不得不然也。

    要多快就算早洩?有主張三分鐘者,有主張在十下以內者。閨房樂趣淪為以時間或次數算計,不免失了情趣。再說,一樣米養百養人,青菜蘿蔔各有所好,古有名言「海畔有逐臭之夫」,生理需求可說個別差異極大。

    就性高潮的生理反應而言,漁水之歡的時間或長或短,對男性而言差別不大,但在女性則有天壤之別,講究的正是過程的技巧與時間長短。因此,最貼切的定義,即是以女性的滿足與否來認定───性伴侶未滿足前,男性即發生射精,且持續如是者。

    基於射精是一種反射機制,對於早洩患者,只能採行為治療。「間斷龜頭擠壓法」,教導患者練習自行刺激,在感覺將行射精前的剎那,斷然停止刺激,改擠壓龜頭造成痛感,待性興奮消退,再重覆原先步驟。等到可以收放自如後,即可運用到臨「床」上,而在節骨眼上,更需要性伴侶細心與耐心地完全配合。

    行為治療模式,必須具備強烈的動機、絕佳的自制能力、與長期的耐心。要獲得改造成功,殊非易事。

    早洩既肇因於龜頭神經的過度敏感,倒又有一種簡單可行的治療方式。即在燕好前半小時,在陰莖尤其是龜頭處塗滿局部麻醉劑,然後套上保險套。半小時後,造成局部麻醉效果,降低神經反射,延遲射精時間。不過,對於麻醉藥過敏者,不適用此法。

    其實,既以滿足性伴侶為及格基準,為早洩所苦的男士,尚有一兩全之計。既知那話兒如此不濟,就別急著讓它曝光,不妨先推跑龍套登場。可充當跑龍套者可多囉!不花一毛錢的道具有手指頭、雙唇、舌頭、全身的每一吋肌膚。表演的動作,輕者如挑、捻、攏、揉、吹;重者或左翻右滾、忽上忽下、忽前又忽後。臺詞要溫柔體貼亦可、要大膽煽情亦可,或瓊瑤式不食人間煙火的愛情表白亦可。而熱情似乾柴烈火,或似「一時天雷勾動地火」,正是劇情的最佳催化劑。跑龍套能拖得愈久就愈好,而第一男主角非要拖到最後一刻,方使粉墨登場,全劇達到最高潮。如此賣力表演,縱使第一男主角僅驚鴻一瞥即匆匆下台,有虎頭蛇尾雷大雨小之嫌,兩造至此就算沒有人仰馬翻,也差不多要筋疲力竭,何來怨懟之詞?

    提供早洩患者另類治療方式,醫師帶入門,造化看個人。情趣之處,非僅早洩患者適用而已。
    ::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