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:::
本科衛教
Print
    胃食道逆流疾病與幽門曲狀桿菌

    胃食道逆流疾病與幽門曲狀桿菌

    高雄榮總胃腸科專科醫師 羅清池

     

    ◎本頁最後更新日期:01/20/2014 10:53:49

     


    胃食道逆流疾病(GastroEsophageal Reflux Disease, GERD)在西方國家是很常見的消化性疾病,每十萬人中約有43~139人。在台灣約有14.5%的內視鏡檢查發現有逆流性食道炎,且有逐年增加之趨勢。此種逆流疾病最主要的原因是抗逆流障壁之功能不良,但其確切之機轉仍眾說紛云。

    幽門曲狀桿菌(Helicobacter pylori)自1982年被發現以來,一直是熱門的研究題材,證據顯示它與消化性潰瘍、胃癌以及黏膜型淋巴癌(Mucosa-Associated Lymphoid Tissue lymphoma, MALToma)均有相關,但它與功能性消化不良(functional dyspepsia)的關係仍有待釐清。

    有些學者注意到二十世紀以來,消化性潰瘍及胃癌之盛行率逐年下降,代之而起的是胃食道逆流疾病以及食道癌,這是否起因於大量的除菌(eradication)治療,也逐漸受到重視。Labenz等學者發現十二指腸潰瘍併有幽門曲狀桿菌感染的患者,除菌成功後反而有較高比例產生逆流性食道炎;Vicari等學者也發現,感染Cag-A陽性之幽門桿菌菌株,對胃食道逆流疾病之產生,似乎有保護作用。然而持反對意見的學者也是所有多有,一場論戰於焉展開。

    就流行病學而言:Koike等人發現有逆流性食道炎的病人,33.7%有幽門曲狀桿菌之感染,而控制組則高達72%有感染。Grebeuev等人更指出:就食道炎的嚴重度而言,有幽門曲狀桿菌感染者其程度較輕,而未感染者較嚴重,似乎更加強此菌逆流疾病有保護作用之說法。但D’Connor等學者則認為:不論是盛行率或逆流性食道炎的嚴重度而言,兩組並無顯著之差異。兩派意見各有學者支持,迄今仍未獲共識。

    賁門(cardia)是胃食道的交接地帶,有人認為賁門炎(carditis)是胃食道逆流的表徵,而且是幽門曲狀桿菌感染的結果,但其他學者卻認為他們根本無關。再就Barrett’s食道症而言,胃食道逆流是最大原因,它有可能轉變成食道之腺癌。若在賁門發生腸化生(intestinal metaplasia),表示癌症機率增加。Goldblum等人認為腸化生與幽門曲狀桿菌有正相關,但Trudgill等人則反對,不過他們的病人數目都不多,似乎說服力都嫌不足。

    除菌治療到底如何影響胃食道逆流疾病,機轉仍不清楚,有學者認為感染幽門曲狀桿菌會引發胃體部之發炎,破壞壁細胞(parietal cells),導致胃酸分泌量下降。一旦除菌成功後,壁細胞分泌胃酸能力恢復,更易產生胃食道逆流疾病。Koike等人支持此理論,但O’connor等人則認為十二指腸潰瘍病患中有20%先前即有胃食道逆流疾病,併存比例太高,不太可能因為除菌之後才產生逆流疾病,似乎也言之成理,這些問題可能需要更多、更長期的前瞻性研究來釐清事實的真象。

    胃食道逆流疾病的另一可能原因是胃和食道的蠕動力(motility)。胃泌素(gastrin)可增加下食道括約肌(lwer esophageas sphincter)之壓力,減少胃食道之逆流。但在除菌治療後,胃泌素的量會下降,下食道括約肌壓力也跟著下降,更容易產生胃食道之逆流疾病。但仍有學者認為幽門曲狀桿菌與胃運動功能並無明顯之關係。

    幽門曲狀桿菌與胃食道逆流疾病似乎並非直接之因果關係。有逆流病的病人是否一律要測有無幽門曲狀桿菌之感染,甚至一律給予除菌治療仍未有定論。Maastricht聯合報告贊成對所有胃食道逆流需長期制酸治療者,若有幽門桿菌即建議除菌治療。但加拿大的聯合報告並不支持此種方式。兩份報告均有其根據。臨床醫師面對十二指腸潰瘍病人時,到底是要除菌以預防潰瘍復發,或者考慮除菌治療後病人可能產生胃食道逆流疾病,而躊躇再三。可能需要更多、更嚴謹的前瞻性研究,以廓清這兩者的真正因果關係,才能解決臨床醫師及病人之迷津。

    ::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