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:::
崇德病房週年專刊
Print
    改變

     

    護理人員 陳美吟

     

    這裡像〝家〞一樣的溫馨,有客廳、廚房、庭園景觀,還有不同花色的床單。

    這裡沒有來去匆匆的醫護人員,只有〝帶著微笑與病患暢談的團隊人員〞。 這裡充滿了〝悲歡離合、感動,以及放心〞。

    這裡沒有陌生的感覺,沒有距離,只有彼此相互〝尊重、扶持、安慰和鼓勵〞。

    這裡是〝以你《病患》為主〞,幫助你減輕痛苦的地方,以及改變了很多人事物的地方。


      猶記得多年以前,因緣際會參加了安寧療護基礎訓練班,當時只覺得這個很好,很讓人感動,但畢竟只是上了兩天的課,只有個概念而已,沒想到現在卻是安寧療護的一員。有些事不去做是不知道自己適不適合,能不能勝任的,所以選擇了去做,成了安寧療護的一顆種子。一年以前告訴家人、朋友要調單位了,他們一聽到是〝安寧〞,最先會問那是什麼單位呀?後來會直接告訴我〝那不是等死的地方嗎?〞或〝那不是會有很多往生的人嗎?〞總要費盡一番唇舌解釋澄清。在安寧病房快一年了,仍會有人問〝安寧〞是做什麼的?現在的我解釋起來更踏實、更清楚而且很高興,又多一個人瞭解安寧療護了。

    上了一些安寧療護的課程,再加上在這個環境工作,我知道我變了,同時我也看到了別人的改變,變得更珍惜擁有把握現在,不強求,變得更容易感動,變得知道要知足、惜福,變得更覺得人平安平凡就好,更重要的是變得與家人、朋友更親近了。

    一位病患能叫出我的名字,對自己是多麼大的肯定。所以,每當病患或家屬叫出我的名字時,心中總是格外地高興。記得曾經有位二度入院的病患,我只有在三天的大夜照顧過她,因為是在夜裡,說話的時間較少,心裏想她應該只是記得我的人而不記得我的名字,就在要下大夜的那天凌晨,她突然從睡夢中醒來,腹部疼痛不已,見她呻吟喊叫,哭泣著說『我好難過,我快死了』,我立即為她處置並且請值班大夫前來探視,腹痛仍不見好轉,就在我來回護理站及病床時,她突然揮動著她的右手,以平靜且堅定的口吻對我說『XX,再見了』。頓時眼淚直在眼眶打轉,心中是難以形容的感動和悲痛,好像再也見不到她了。果真,我再也無法見到她了,在我休假時,她安詳平靜地走了。因為這句感人的話,讓我深深地感受到自己對於病患的重要性,能夠陪伴著他們走完人生最後的旅程,使他們生死兩無憾,是我莫大的榮幸。

    珍惜與癌末病患和家屬的每一秒鐘,付出真誠的關懷,以及站在病患和家屬的角度去看待事情,一直是我努力在做的,也就是秉持著『〝病患〞之所欲,常在我心』。

    〝第一次陪著病患往生〞,〝第一次覺得對病患有那麼大的無力感〞,〝第一次覺得原來「自己本身」即是護理〞,〝第一次去支援別的病房〞,〝第一次一個人上大夜班〞,〝第一次覺得不安,隨時有被調單位的可能〞,〝第一次從事全責護理工作〞,〝第一次在病房哭泣〞,〝第一次從事團隊工作〞……,然而這一切都只是個開始而已,因為我就像個剛出生的嬰兒,還有很多很多的事要去學習,而成長是需要〝時間〞和〝事件〞來構成的,加油吧!

    ::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