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:::
崇德病房週年專刊
Print
    震撼

     

    護理人員 林素琴

     

    想起初出茅廬羞澀害怕的模樣,只因數學差,羨慕小甜甜當護士的模樣選擇了這條不歸路,從未想到一走竟是十個寒暑過去了。由一個供人差遣依照醫囑去照顧病人的小護士,搖身一變成為病房的"武則天";可以呼風喚雨,在醫師未到達病患身邊之前,提早發現問題,拯救無數在死亡邊緣掙扎的小生命和延長無數病患的生命。

    然而日子一天天過了,每天做著同樣的事,逐漸地成為一部機器和為五斗米折腰之人。曾幾何時我也成為一位冷酷無情、毫無人性的、晚娘面孔的護士?我開始省思我自己要的是什麼?想要當得是何種護理人員?這時很慶幸地有機會進入到安寧療護的領域,讓我一頭栽進去無法自拔。它不僅開啟了我護理生涯的另一扇窗,體會到護理的真善美,也領略到許多前輩們為護理所付出的光與熱。

    期待已久的安寧病房,終於在善心人士的幫忙和院方努力奔走之下開幕啟用。懷著既期待又怕受傷的心情,"步步高升"到醫院的最高樓層10F,踏入崇德病房有彷彿回到家的感覺,當年剛畢業的情景又浮現在眼前,既熟悉又陌生。

    但是當理想與現實發生衝突時,我不禁懷疑自己的抉擇是否是對的?好似在五里霧中看什麼都不是,那種由高處重重的摔下來的感覺。記得那夜送走安寧病房中第一位離開人世的往生者,內心卻無比的沉重,心裡的衝擊、懊悔、難過遠勝過十年前剛畢業時年幼單純、懵懂無知受創的心。徹底擊垮善於在病患和家屬面前偽裝的資深護理師,哽咽的說不出話來。踏著返回寢室的路上,腳步如同千斤頂似的舉步維艱,迎面吹來徐徐微風,卻吹不散縈繞心頭上那份深深的內疚和罪惡感。『我是怎麼了?怎麼會如此呢?為什麼呼吸嘎聲響時不立即去評估病人?為什麼沒有早一點發現問題?為什麼?為什麼?』再多的為什麼也無法逆轉這無法延長病人生命的事實。﹝註:人在瀕臨死亡時,喉頭因分泌物增加出現嘎嘎音,稱為呼吸嘎聲(Death Rattle)

    腦中充滿無數個為什麼卻始終得不到答案,同事們公事化的安慰、知心好友溫暖的關懷都觸及不到內心深處,無法平復我的困惑及內心深深的罪惡感。一路開車從左營到楠梓居然開了兩個半小時,愈開愈荒涼處,心直發抖,更反覆不斷問自己:「這一條路可以堅持到底嗎?我走得下去嗎?」,直到參加蓮花基金會舉辦臨終關懷研習會後,我才較釋懷些。

    澳洲的安寧療護創辦人簫博士所說的每一則鮮活的例子,心有戚戚焉,她用她的愛、對病人完全地接納、完全地付出,敞開心胸傾聽每一個患者的心聲,永不拒絕或放棄病人。想盡各種方法解決問題,發揮團隊的智慧與力量並竭盡所能、鞠躬盡瘁去服務需要幫助的末期癌症病患。她所說的每一則案例都是我學習的方向,她教會我們如何看待生命、尊重生命;讓病人有人性的、有尊嚴地離開世間。

    一本書的結尾是如此的重要,前面可以平淡、曲折,但完結篇卻是一生中最值得交待,永存於後世子孫的。我們應該思考如何讓生命活得更深,更淨化,因緣和合,緣聚則生,緣散則滅,及心存感恩。懷著戒慎戒恐的心情朝向理想前進,安寧療護不僅讓我活出自我,體會到人性的真善美,更使我找到生命的價值和生命的意義。

    :::